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商業銀行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及其構建

2020-01-03

來源:銀行家雜志 

 

近幾年是銀行業極為困難的時期,不良資產持續暴露、規模緩慢上升仍將是未來35年基本趨勢。不良資產處置具有很強周期性特征,在當前新一輪經濟周期下,銀行業在不良資產處置過程中存在很大困難,特別是對于難以處置的項目,銀行在被迫持有期間資金成本高企、撥備侵蝕嚴重,且面臨監管嚴查壓力,處置之一言難盡。

 

雖然在銀行外部,數萬億元的不良規模帶來了不良資產處置作為一種行業再次繁榮,除資產管理公司外,其他機構、社會投資人及外資機構也在摩拳擦掌,試圖掘金特殊投資機會。但從銀行主體角度,轉讓或出售不良資產是在窮盡主動重組手段后的最后選擇,若能自主重組處置或自主重組處置收益(綜合及遠期收益)超過直接出售,各家銀行均不會選擇一賣了之。 
在此形勢下,如何建立健全有效的不良資產內部處置機制,有效提升自身處置能力,成為各家銀行重要訴求和急迫任務。自主不良處置能力提升不僅事關各家銀行風險,更關系著銀行業整體運營,并將對金融體系穩定產生深刻影響。 


一、不良資產處置機制核心目標 

 

壞銀行機制 

 

20091028日,歐盟委員會批準英國對北巖銀行(Northern Rock)的拆分方案,北巖銀行一拆為二,分別為一個好銀行Good Bank)和一個壞銀行,前者包含北巖銀行品牌、零售業務和良性資產,后者則本質上是一個資產管理公司,負責處置剩余不良資產。這種區分”“銀行的分拆方式,與20世紀90年代瑞典運用資產管理公司處置銀行危機模式的本質相同。北巖銀行的拆分是英國政府壞銀行計劃落地之一,該計劃將銀行賬面不良予以剝離并新設立壞銀行,進行專業化化解。在經濟下行期,壞銀行成為各國處置銀行業不良和化解整體性風險的重要選擇。 

 

當前,我國銀行業不良貸款占比居于高位,經濟運行仍面臨巨大下行壓力,與當年瑞典模式和英國壞銀行計劃出臺的背景存在相似之處。從中長期來看,此輪經濟周期波動疊加了國內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必將會繼續產生新的不良,不良新增也是經濟結構轉型期的必然現象。為應對結構性轉型帶來的不良壓力,國內銀行業也需要建立起專業化的內部不良資產處置體系,壞銀行機制成為重要選擇。 

 

隨著各家銀行對不良資產進行專門、專業化處置的一致共識和努力,在大中型銀行積極申辦AIC同時,絕大多數銀行已經或正在積極組建專門的不良資產處置或保全機構,抽調專門人員,積極引入外部法律、投資等人才,以盡快建立起內部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和有效模式。由于資產屬性差異,針對不良資產處置的機制目標、管理邏輯和實踐模式,與正常資產業務存在很大不同,在某些方面甚至恰好相反,因而必須要從傳統信貸思維和信貸業務管理機制中跳出來,有效轉變長期形成的類似信貸投放等增量業務的機制模式,真正從壞銀行經營的逆向思維出發,抓住不良資產處置核心目標,不斷建立起具有專業化特征、專業化經營和專業化能力的機制體系。 

 

壞銀行應是我國銀行業著力打造的專業化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其目標在于通過相對獨立的運營管理實現不良資產損失最小化,其架構實質上是參照資產管理公司運作,在銀行內部專門負責管理和處置良性資產之外的不良資產。壞銀行機制運行到高級階段,將完全獨立成為類資產管理公司、資產管理公司。在當前階段,之所以強調銀行內部的不良資產處置架構(機構/部門)要保持相對獨立運營管理,原因有三:一是自身層面,大多數國內銀行發展程度還不具備建立法人獨立、資產獨立、運作獨立專門機構的能力;二是監管層面,尚不支持在銀行系內大規模成立獨立的不良資產處置機構;三是在具體處置上,不良資產處置在一定程度上要與存量良性業務相結合,要借助存量優質客戶、渠道和資產等實現風險化解。中國式壞銀行機制要以不良資產損失最小化為目標,在內部形成相對獨立的運營、管理和處置模式。 

 

損失改善 

 

損失最小化作為核心目標,應用到具體不良資產處置和管理上則可表示為損失改善率。壞銀行機制要以損失改善程度作為核心因變量Y),在此基礎上建立包括資產估值、分類等自變量x)在內的系統架構,以此建立起完整的處置模式和體系評估模型(Y=Fx))。之所以將損失改善作為核心目標,正是由于不良資產代表的是已發生的風險即損失,而風險管理的目標正是將損失減少到最小,并盡可能恢復到良性狀態,這與良性資產業務管理目標尤其是考核方式恰好相反。銀行針對自身不良資產處置體系的管理、考核、改進等都可從損失改善率出發,制定針對性的規則并動態優化。 

 

需要強調的是,應用損失改善必須嵌入時間價值理念,即要盡早、盡快處置,對早回收、早處置加大激勵,否則將降低整個不良資產處置機制的效率,原因有三:一是不良資產作為一種風險必須及早處置,當前我國銀行業不良資產蘊含的已不僅是上一輪不良爆發時的純信用風險,而是包含了信用風險、操作風險、市場風險和聲譽風險等復雜結構在內,不良資產影響面已大幅擴大,風險演變復雜難控,必須及早處置;二是在不良資產處置中收回的現金、資產等具有投資價值,晚處置、慢處置造成的機會成本不可小視;三是不良資產處置與經濟運行周期關系密切,好處置機會稍縱即逝、不易把握,必須及早果斷出手。銀行自主不良資產處置必須以在最短時間內實現最大化改善損失程度為目標,而非通過長期持有獲取額外收益。 

 

二、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兩大基石 

 

建立在納入時間價值的損失改善目標上的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必須夯實兩大基石,即合理估值有效分類,這也是難度極大的兩方面。只有通過估值和分類,不良資產處置機制才能建立起真正的實踐路徑,并在此基礎上形成專業化處置規則和技術性工具抓手。 

 

合理估值

 

 “合理估值是指在公允市場價值基礎上,根據資產處置特點、管理需要、外部干擾、市場價值、風險程度和監管要求等綜合因素,對其當前的價值程度做出科學、合理和針對性的認定。需要指出的是,合理估值有別于傳統意義上純資產估值模型(如重置成本、市場比較、現金流折現等)得出的結論,而是需要將管理要素,尤其是考核要素納入其中,并將在處置中可能遇到的司法障礙、惡意干擾和無法執行等外部不利因素一并考量,在此基礎上,以有利于落實對不良資產處置考核激勵操作為原則,兼顧本銀行戰略選擇和運營特色,形成一戶一價的價值認定,以此作為內部不良資產處置和管理考核的標準,這也是不良資產合理估值的基本方法論。因而,合理估值很難套用單一模型,而是強調針對每一類資產價值做出個性化認定,是一種合理調整后科學定價,這種價值也是一種操作層面的工具性價值。 

 

合理調整后科學定價并非易事,相比良性資產,不良資產面臨的信息不對稱更加嚴重。實際上,銀行信貸資產的信息不對稱問題更多是在成為不良后才集中體現,加之債務主體在此階段惡意隱瞞、干擾和拒絕合作,不良資產處置過程中的信息不對稱最為突出,因而此階段盡職調查相比授信發放前盡職調查難度更大,意義也更為重要。除嚴重信息不對稱外,不良資產作為一種高度非標準化資產,一戶一個特征、一分錢一種屬性,無論是處置難度還是投資風險均極大,對其價值評估也增添了更大難度。 
合理估值是不良資產處置、管理尤其是考核實施的基礎和出發點,只有在合理估值基礎上才能做出最優的處置策略、方法技巧和資源配置選擇,才能制定出最佳清收處置方案,包括是否在合適時點直接轉讓賣出。需要指出的是,若非估值核心要素或本行不良資產處置策略發生重大變化,對已認定的資產估值結論應視為完全公允,不應在清收處置過程中因主觀努力、更佳時機出現或其他意外因素造成回收價值超過了估值水平,而認為在估值階段存在不公允情形,而是要注重肯定處置過程中的主觀努力。因此,不良資產估值在應用階段對額外取得的處置價值,要正確看待,并強調激勵而非問責導向。 

 

有效分類 

 

相較于合理估值,有效分類則將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實踐再向前邁進一步,當然也并非易事。資產分類是指根據資產的不同屬性、期限、主體、抵質押等因素,對其當前風險程度和潛在演變趨勢做出判斷,并在考慮其對銀行資產質量管控指標長遠期影響程度后,做出的進一步類別區分,以此作為處置過程中政策制定和管理依據的基礎。 

 

從分類依據看,首先,資產分類最主要依靠的是資產最終回收率(某種程度上亦代表了處置難度),也即在充分考慮各類因素基礎上估算出的最終可回收價值程度;其次是資產在中長期對銀行整體資產質量的影響程度,故而資產分類也與監管要求關系密切;最后則是各銀行的經營戰略和不良資產處置策略。相比資產估值一戶一價,資產分類更加強調對相同監管及處置形勢的資產進行統一處置,更加偏重對資產回收價值與處置成本間的權衡,也即資產處置難度,更加突出其對銀行整體資產質量指標的影響及對撥備資源等的占用程度。例如,對于行業不同、規模各異但都已處于風險全面爆發、生產經營停滯、資產負債高企,且預判無論采用何種手段都將造成大部分損失的不良資產,應將其視為同一類,對該類資產的管理策略、考核依據、處置方式做出統一設計,并根據監管要求將其調整為更有針對性和性價比的處置策略,如直接打包轉讓。 

 

因而,資產分類更加強調對資產剩余價值回收難度和處置方式性價比的測算和衡量,需要綜合考慮資產行業前景、地域分布、市場形勢、折舊模式、處置阻力、人工成本以及同等重要的機會成本等要素。例如,若某項資產最終處置收益無法覆蓋清收處置人員差旅等成本,或某項資產在若干年后才能收回且折現后價值低于當前的打包轉讓價格,則可以考慮對其及時調整為打包轉讓處置策略。 

 

資產分類應用主要體現在四方面:一是管理角度,作為不良資產處置管理和政策制定依據,特別是作為考核政策制定的核心出發點;二是處置操作角度,作為具體處置方案制定和技術手段選擇的切入點;三是監管角度,作為資產質量指標管控和針對性調整的重要手段;四是估值角度,作為資產估值原則和方法選擇的重要參考。但就核心應用目標來看,資產分類主要是為了提高處置效率科學有效激勵,以此帶動整體不良資產處置機制有效運作,保證不良資產處置策略順利落地。此外,資產分類在應用中既有如上四方面的正向路徑,也可通過反向路徑實現不同處置策略目標。例如,若銀行根據經營戰略欲對不良資產實施集中轉讓出表,則可通過對不同類別資產制定轉讓方式的差異化激勵系數,以實現特定類別資產的精準出表并消除特定風險隱患。 

 

如前所述,資產分類主要依據資產最終回收率,這在某種程度上也代表了資產的處置難度,進而也可折射出對該類資產處置的主觀努力程度。資產回收率是一個定量指標,但每類資產隱含的處置難度也要通過定性方式加以框定。例如,不同類別資產處置難度之別可主要體現在風險是否可控、借款人主體經營是否正常、還本付息能力是否具備、還款意愿是否積極、風險緩釋手段是否充分、風險緩釋效果是否良好等方面。只有將定量測算與定性評估有效結合,并兼顧銀行不良處置策略傾向和監管要求,才能實現資產有效分類。 

 

合理估值有效分類作為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兩大基礎,要指導和積極應用于清收處置實踐,其最關鍵的應用落地有二:一是形成多層次、有針對性和高效率的清收處置工具體系,二是建立起科學、充分和有效的考核激勵體系。由于不良資產處置本身的特殊性和壞銀行機制特點,不良資產處置必須格外注重激勵機制,充分激勵隊伍在盡可能短時間內完成不良資產處置任務,并解散不良資產處置專門機構。當然,銀行內部不良資產處置機構或部門在相當長時期內不宜也不能解散。 

 

三、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四大支柱 

 

以合理估值和資產分類為基礎建立起制度體系和考核規則后,壞銀行機制的效能發揮要依靠進一步建立和完善在操作層面的框架和工具體系。通過對操作路徑的優化和與時俱進,才能最大化發揮各類處置方式和技巧的功效。盡職調查”“指標管控”“營銷推介處置方式是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在應用層面四大支柱,是合理估值有效分類驅動下各銀行不良資產處置特色和處置能力的集中體現。 

 

盡職調查 

 

如上文所述,不良資產處置過程中存在高度信息不對稱,且不良資產具有突出的非標準化特征,因而不良資產處置首先要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也只有深入、全面掌握不良資產全部信息后,才能針對性解決處置方案無法制定等難題,才能為處置操作提供更多、更有效和從未發現的線索、抓手和資源,否則處置操作將受困于無米之炊窘境而無法開展,這也是盡職調查之于不良資產處置的重要意義所在。各銀行在不良資產盡職調查能力上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各行不良資產處置最終效果和同業競爭能力。特別是在不良資產抵質押權重疊情況日益增多新形勢下,盡職調查能力強弱將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各家銀行風險退出的先后順序和損失程度。 

 

也如上文所述,損失改善目標下盡職調查的出發點和目標,與銀行在資產投放階段的盡職調查存在很大差異,前者邊界、范圍在實際操作層面上要超過后者,對調查人員敏銳性、細致性、深刻性、全面性和談判能力都有更高要求。 

 

壞銀行機制下盡職調查首要是轉變思維,其次是研判項目及其關聯方主體的屬性、特征和薄弱之處,在此基礎上進行全面實際調查,即要從逆信貸思維出發,以發現直接或間接有效處置突破口為目標,以深入現場調查、談判和充分的外圍及關聯信息發掘為手段,窮盡各種合法方式、策略和手段,不放過片紙孤言、不遺落任何細節,以調查促談判、以談判促調查,整體上把握、細節上謀劃,致力于以高度敏銳性發現處置線索并形成可用抓手,尤其是資產本身存在的工商、合同和在社會信用層面的瑕疵等,以及債務人在自身和所處社會環境中的薄弱之處,如珍視名譽、熱衷高消費、子女因信用問題升學有障礙等情景。 

 

指標管控 

 

如上文所述,合理估值”“有效分類以及各類處置策略都需要充分考量監管要素。金融監管無論采取順周期還是逆周期基調,都是具有周期性特征的體現,而銀行不良資產處置亦具有典型周期性特征,在經濟下行期的處置難度也隨之增加,因而不良資產處置與監管導向間關聯十分緊密:一方面,監管導向對銀行不良資產規模和處置方式具有正、反兩方向直接影響;另一方面,銀行不良規模和處置方式又是監管密切關注所在和政策出臺的重要參考。 

 

由于監管與不良資產處置間高度關聯,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必須以實現監管要求的各項標準為核心訴求之一,如五級分類等,因而不良資產指標管控工作極為重要。指標管控作用主要有四:一是達到和滿足監管合規要求,二是提振信心維護銀行經營穩定,三是為不良資產處置提供時間墊,四是可降低撥備和利潤消耗,提供更多資產投放空間,并降低不良資產持有成本(含機會成本)。實現最佳水平的指標管控需要綜合考慮銀行發展戰略、資源實力和不良處置策略,是一項復雜系統的工程,也是對銀行綜合經營能力的重要考驗。 

 

營銷推介 

 

雖然銀行不良資產處置機制是以銀行自我清收處置為主,但并不意味著完全排斥對出轉讓、出售等方式,特別是在外部不良資產行業欣欣向榮和互聯網等技術深入普及大形勢下,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必須升級在營銷推介層面的策略和方式。營銷推介的重要性體現在五個方面:一是擴大資產受眾面,形成相當規模的潛在購買主體,有利于在必要時及時對外轉讓;二是潛在購買主體的意向性出價充分體現出市場對資產價值認可程度,有助于銀行實現更加合理的資產估值和及時做出處置策略調整;三是潛在購買主體如包含本行存量優質客戶,可促進不良處置與本行良性資產結合,將處置收益最大化留在本行;四是潛在購買人積極報價可對不良債務人形成外部壓力,促使其主動還款或配合執行處置方案;五是基于不同購買主體的個性化需求,廣泛營銷有助于在競爭性報價中實現資產處置溢價,實現超額回收成果。 

 

實現積極有效的營銷推介,首先要有主動營銷意識,打消因為對外推介造成本行不良規模暴露的擔心和顧慮,相比面子,里子更重要;其次要建立多層次營銷網絡,要積極向四大AMC、中小機構、社會投資人乃至境外投資人推介不良資產;三是充分運用各類媒介尤其是互聯網工具,建立包括產權交易所、紙媒、電視、社交APP、微信公眾號、淘寶/京東等互聯網平臺在內的立體化營銷網絡。 

 

處置方式 

 

針對具體資產確定最合適的處置方式,既是不良資產處置機制應用落地的直接體現,又集中體現了銀行對不良資產類別、特征、價值和受眾面等要素的綜合分析、判斷和決策能力,是不良資產處置機制發揮實效的重要保障。處置方式是不良資產處置方案的核心,處置方式確定的基本原則有三:明確、可操作和可評估,只有建立在最恰當處置方式基礎上的處置方案才能發揮和實現最佳處置效果,并實現不良資產處置和管理的基本目標。 

 

實踐中,受限于種種因素,銀行對某些不良資產在處置上遲遲無法找到的有效突破口,長期無法形成有效的處置方案,最終被迫采用核銷這種損失最大的處置方法。雖然核銷也是重要的處置方法,但顯然并不是優先考慮的處置方式。根據資產特點、監管要求和銀行戰略,不良資產處置方式主要包括:直接清收、訴訟追償清收、主動債務重組/并購、司法重整/和解、打包轉讓、主動核銷等。每一類處置方式都具有各自的適用條件和適用范圍,對不良資產最終處置效果的影響也差別較大,在實踐中,既要制定最優的處置方式,也要做好次優的方案備選,以便及時應對動態變化的不良資產形勢。 

 

 

 

聲明:本文轉載自銀行家雜志 ,文章內容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刪除。